兄妹三人患罕见遗传病 血液因脂肪问题而呈现奶白色

兄妹三人患罕见遗传病 血液因脂肪问题而呈现奶白色
&nbsp美媒称,根据一份不寻常病例的最新报告,一种罕见的遗传病导致兄妹三人的血液因脂肪问题而呈现奶白色。 &nbsp据美国趣味科学网站11月18日报道,这三人包括一对异卵双胞胎(一男一女)和一位兄长。三人的父母是来自宾夕法尼亚州一个荷兰家庭的堂(表)兄妹。三兄妹在十几岁到二十岁出头的时候都出现了奇怪的症状,包括腹部疼痛。他们都被诊断出高甘油三酯血症。这种相当常见的疾病导致名为甘油三酯的脂肪分子积聚在血液中。 &nbsp据18日发表于美国《内科学纪事》月刊上的病例报告说,现已年过半百的兄妹三人前不久进行了基因检测,发现他们患有一种极其罕见的疾病,每百万人中仅一人患有此病。 &nbsp报道称,对于这种名为家族性乳糜微粒血症综合征(FCS)的罕见病的患者,每分升血液中甘油三酯的含量可达1000毫克(即1000mg/dL)。作为对比,据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说,这种脂肪在血液中的正常含量应低于150mg/dL,而500mg/dL就将被视为“非常高”。 &nbsp报道称,在FCS患者中,血脂水平是如此之高,以至于正常情况下深红色的血液变成了牛奶的颜色。(FCS不是唯一能导致血液呈奶白色的疾病;这种症状也可能出现在重度高甘油三酯血症患者中。) &nbsp这兄妹三人一直在为控制甘油三酯水平而努力,并且经常患有胰腺炎――这种严重的疾病会导致腹痛、发烧和呕吐。在医院检测时,这对双胞胎中的男性甘油三酯水平高达5000mg/dL,二人兄长的甘油三酯水平最高可达6000mg/dL。双胞胎中的女性甘油三酯水平为三人最高,最大值为7200mg/dL。 &nbsp兄妹三人希望他们的医生能够帮助他们减轻症状。 《美国家庭医学委员会杂志》称,为确认兄妹三人的诊断结果,医生检查了他们父母的基因。血液中甘油三酯积聚通常是因为多个基因运转失常或者患有其他相关疾病,如糖尿病或高血压。但是,当医生调查了兄妹三人的基因代码之后,他们发现只有一个对分解人体甘油三酯至关重要的基因发生了变异。 &nbsp病例报告指出,他们都携带了双份变异的脂蛋白脂酶基因,也就是说他们的父母都向他们传递了这种变异的遗传代码。医生要求他们采用限制脂肪摄入的饮食方案,这成功地稳定了他们的甘油三酯水平并减轻了胰腺炎的发作。(编译/卿松竹)

51岁大连银保监局局长王胜邦升任辽宁银保监局局长

51岁大连银保监局局长王胜邦升任辽宁银保监局局长
&nbsp原标题: 51岁大连银保监局局长王胜邦升任辽宁银保监局局长 &nbsp多地银保监局一把手正密集调整。 &nbsp刚刚卸任大连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的王胜邦,已转任辽宁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辽宁银保监局网站已更新了这一人事信息。 &nbsp王胜邦今年51岁,安徽凤阳人,研究生学历,经济学博士学位。2012年7月以来先后任中国银监会国际部(港澳台事务办公室)副主任,中国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副局长,中国银保监会法规部副主任,大连银保监局筹备组组长,大连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2019年10月任辽宁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 &nbsp在银保监会任职期间,王胜邦曾先后主持起草了《中国银行业实施新资本协议指导意见》、《中国银行业实施新监管标准指导意见》等系列规章。 &nbsp原辽宁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文振新出生于1963年1月,早年任职于中国人民银行韶关分行,此后又分别任韶关银监分局局长、党委书记,惠州银监分局局长、党委书记。2007年2月以来,先后任广东银监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原银监会监察局纪委办公室主任(挂职),内蒙古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辽宁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2018年11月,出任辽宁银保监局筹备组组长,后任辽宁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 &nbsp近段时间以来,福建、深圳、内蒙古、大连等多地银保监局一把手发生了变更。

今天是世界厕所日 上海已有1810座环卫公厕提供免费厕纸

今天是世界厕所日 上海已有1810座环卫公厕提供免费厕纸
  东方网记者柏可林11月19日报道:11月19日是“世界厕所日”,小厕所联系着大民生。随着“厕所革命”的不断深入推进,公厕已不仅仅是人们的方便之处,更是上海这座城市的亮丽名片。   今年年初,上海环卫公厕提出免费手纸和冬季热水洗手的便民利民措施。据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统计,目前全市城区范围内1810座专人看管一、二类环卫公厕全部实现免费提供厕纸,已有874座专人看管一、二类公厕能在冬季提供热水洗手服务,力争在年底前实现50%的工作目标。   除了免费手纸和冬季热水洗手,上海的环卫公厕在现有设置便民箱、方便凳、洗手液、无障碍设施等基础上,便民措施不断升级完善。各区结合周边市民需求和区域实际,继续推行环卫公厕24小时开放或合理延长服务时间。在新建改建中,将完善安全扶手,合理设置第三卫生间、独立残障间或独立通用厕间,进一步优化男女厕位比,推进环卫公厕建设的提档升级,为市民和游客提供整洁舒适的如厕环境。

美国警告埃及买俄制战机或面临制裁 或无法购美机

美国警告埃及买俄制战机或面临制裁 或无法购美机
&nbsp美国国务院分管政治军事事务局的助理国务卿勒内・克拉克・库珀18日警告,埃及如购买俄罗斯战斗机将面临美方制裁。 &nbsp库珀出席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拜航空展期间说,埃及打算购买俄制战机,将“面临制裁风险以及今后无法(向美方)购买(战机)的风险”。 &nbsp埃及军方官员先前披露,埃及已经决定向俄罗斯购买苏-35s型战机,用于在西奈半岛打击极端组织。 &nbsp两名不愿公开姓名的埃及军官告诉美联社记者,埃及一年多前打算向美国购买大约24架F-35型战机,但美方“没有理会”;埃方转向俄方的另一个目的是使武器供应来源多样化。 &nbsp埃及是接受美国军事援助最多的国家之一。不过,埃及近年与俄罗斯加强军事合作,招致美方不满。2017年,埃方允许俄方军用飞机使用埃方空军基地。今年11月,埃俄两国空军联合演练。(顾梓峄)

2019年度“高被引科学家”公布,中国内地上榜人数激增

2019年度“高被引科学家”公布,中国内地上榜人数激增
&nbsp2019年度“高被引科学家”公布,中国内地上榜人数激增 &nbsp今日视点 &nbsp2019年11月19日,科睿唯安本年度“高被引科学家”名单公布,遴选出全球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顶尖人才。入榜这份备受期待名单的自然科学家和社会科学家均发表了多篇高被引论文,其被引频次位于同学科前1%,彰显了他们在同行之中的重要学术影响力。 &nbsp此次,美国学者在名单中继续占据主导地位;而中国内地取代英国,成为第二大“高被引科学家”所在地区。 &nbsp中国内地本年度上榜人数达636人 &nbsp科睿唯安旗下科学信息研究所的文献计量学专家,基于引文数据和分析制定了今年遴选高被引科学家的方法论,全球近60个国家的6216人次来自各领域的高被引科学家入榜。 &nbsp美国高被引科学家的数量依然遥遥领先,共计2737人次入选,占名单总人数44%。其中,哈佛大学共有203人次上榜,是全球高被引科学家人数最多的机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也是顶尖人才的聚集地,斯坦福大学有103人次上榜,此外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圣迭戈分校和洛杉矶分校都分别有超过50人次上榜。 &nbsp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内地上榜人数出现激增,本年度有636人次上榜,而2018年这一数字为482人次。2014年以来,在21个ESI(基本科学指标数据库)学科领域中,中国内地学者的上榜人数增加了3倍。包含港澳地区,2019年中国共有735人次入榜“高被引科学家”。 &nbsp随着中国高被引科学家人数比例的上升,其他国家的人数比例相应有所下降。英国研究机构的高被引科学家人数从2018年的546人次下滑至到今年的516人次。德国和荷兰上榜科学家数量亦有所下降。 &nbsp新晋诺奖得主与未来诺奖“潜力股” &nbsp今年的上榜名单中,共有23名诺贝尔奖得主,其中包括今年刚刚获奖的3位科学家: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格雷格・塞门扎、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校区的约翰・古迪纳夫以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麻省理工学院的艾丝特・杜芙若。 &nbsp这份“高被引科学家”名单还包含了57位科睿唯安引文桂冠奖得主,他们是科睿唯安每年基于引文分析遴选出的“诺奖级”的研究人员,也是未来很有潜力获得诺贝尔奖的学者。 &nbsp在总共6008人的榜单里,3517人入选21个ESI学科领域的“高被引科学家”,2491人入选跨学科领域的“高被引科学家”,某些科学家的名字在不止一个学科领域出现――这是该名单第二年遴选具有跨学科影响的科学家,以彰显那些在多学科领域取得重大影响科研成果的学者。 &nbsp在21个ESI学科领域的高被引科学家中,有185位即5%出现在2个ESI学科中,另有来自北美、欧洲、亚洲和中东的11位学者出现在3个ESI学科领域。 &nbsp另外,澳大利亚研究机构表现持续走强,入选21个学科领域的一个或多个领域的高被引科学家数量在六年内增加了3倍以上,从2014年的80人次到2019年的271人次。从名单分析显示,自2014年以来,澳大利亚研究机构招募了大量的“高被引科学家”,同时其本土科学家的数量也在逐年上升。 &nbsp对科学家的认可支持非常重要 &nbsp该名单的数据,来源于科睿唯安InCites平台上的ESI数据库,采用ESI的21个按照期刊划分的大学科领域遴选,对于《科学》《自然》等交叉学科的期刊,会依据对论文参考文献的分析,将论文逐一划分到对应的21个学科领域。高被引论文对同年发表的论文进行相互比较,因此这种基于百分比的筛选方法消除了较早发表论文相对于近期发表论文的引用优势。 &nbsp科睿唯安科学信息研究所高级分析师戴维・潘德勒布里表示:“对这些杰出研究人员的认可和支持,是一个国家或机构有效加速发展的一项重要举措。‘高被引科学家’名单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机构了解其研究人员的学术影响力。他们为加速拓展前沿研究、为人类社会探索知识和创新作出了卓越的贡献,这些贡献使我们的世界更健康,更安全,更富裕,更可持续发展,也更稳定。” &nbsp通讯员 宛志弘 本报记者 张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