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例网络个人大病求助案宣判 全额返还筹款

全国首例网络个人大病求助案宣判 全额返还筹款
原标题: 全国首例网络个人大病求助案宣判 全额返还筹款   日前,全国首例因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引发的诉讼纠纷落槌。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认定筹款发起人莫先生隐瞒名下财产和其他社会救助,并将筹集款项挪作他用,构成违约,判令莫先生全额返还筹款15万余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法院同时发出司法建议,建议推进相关立法、加强行业自律,建立网络筹集资金分账管理及公示制度、第三方托管监督制度、医疗机构资金双向流转机制等,切实加强爱心筹款资金的监督管理和使用。   至此,这起备受关注的网上求助纠纷告一段落。但是,该案背后所暴露出的网上大病求助真实性、合法性问题,却值得思考。   幼子身患重病,父亲“水滴筹”获助15万元   28岁的莫先生与许女士系夫妻,2017年9月,两人喜得一子。然而,儿子出生后身患重病,让这个家庭面临着沉重的经济负担。2018年4月,莫先生想到了利用“水滴筹”进行网络筹款。   随后,莫先生在水滴筹发起了筹款目标为40万元的个人大病筹款项目。很快,莫先生的申请被审核通过。不到两天时间,共筹集款项153136元,捐款次数6086次。筹款期间,曾有人举报莫先生家有门面房出租收益,莫先生则向水滴筹辩解――门面房为孩子爷爷所有,其二人原本没有工作,妻子是刚刚找到工作。   筹款结束后,莫先生立即向水滴筹公司提出了提现申请,资金用途表述为用于孩子抗排异、抗感染和心脏治疗。随后,水滴筹公司将筹款全额汇给莫先生。   2018年7月23日,莫先生的孩子不幸死亡。   2018年7月27日,认为莫先生未尽到救治责任的许女士向水滴筹公司举报,称孩子父亲是拆迁户,家里有房,还有店面,并不存在借钱的情况,“筹款那次在医院住院用掉5.3万元,其中3.15万元是之前社保报销的钱付的款,医院里有笔两万元基金那时候也到账了,所以水滴筹的钱基本没用”。   水滴筹公司要求莫先生提交增信信息,莫先生称申请过两个基金共6万元,后看病花费约3万元,“余下的在医院还没动用,孩子就没了……”他表示,余款愿意拿来做慈善或退回。   2018年8月27日,水滴筹公司正式向莫先生发送律师函,要求其返还全部筹集款项。莫先生收到律师函后,并未返还。2018年9月,水滴筹公司向朝阳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莫先生全额返还筹集款项,并支付利息。   隐瞒财产后所获救助,法院判令全额返还善款   法院经审理查明,莫先生之子2017年11月诊断为威斯科特―奥尔德里奇综合征,先后在浙江嘉兴当地医院和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治疗,总产生医疗费35.5万余元,其中医保报销后个人支付部分为17.7万余元。   莫先生通过爱佑慈善基金会、上海市未成年人罕见病防治基金会、嘉兴市南湖区民政局等社会救助渠道,实际获得救助款近5.9万元,但莫先生在水滴筹筹款时并未披露相关情况。   同时法院查明,莫先生申请救助时隐瞒了其名下车辆等财产信息,亦未提供妻子许女士名下财产信息。莫先生通过水滴筹发布的家庭财产情况与其申请其他社会救助时自行申报填写的内容、妻子许女士的证言等也存在多处矛盾。为此,法院认定:尽管莫先生之子的病情及治疗情况基本真实,发起筹款时也确有求助意愿和客观必要,但信息准确性、全面性和及时性存在问题。庭审中,莫先生承认并未使用筹款支付儿子后续医疗费,而是用于偿还儿子治疗所欠债务。   朝阳法院认为,莫先生与赠与人之间系附义务的赠与合同关系。莫先生隐瞒家庭财产信息、社会救助情况构成一般事实失实,莫先生违反约定用途使用筹款的行为属于将筹款挪作他用,上述行为构成违约。根据水滴筹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平台有权要求发起人返还筹集款项。法院在判决中同时指出,水滴筹公司未尽到严格的形式审查义务,未妥善履行严格监督义务,但审查瑕疵不能成为莫先生减免违约责任的合法依据。   对于返还的筹集款,法院指出水滴筹公司应根据用户协议、水滴筹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等,公开、及时、准确返还赠与人,除非原赠与人明确同意转赠他人。   司法建议:完善资金监管、健全法律规范   当前,网上个人大病求助已成为互联网捐赠中作用最广、影响最大的方式之一。据统计,截至2018年12月31日,通过轻松筹、水滴筹、爱心筹等互联网个人求助平台发布的求助信息,共获得超过两亿爱心人士的响应,筹款超过220亿元,救助人数超过280万人次。同时,网上个人大病求助在实践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引发诸多争议。   求助信息的真实性是个人大病求助行为的根本基础。实践中,求助人信息披露范围不清、标准不明、责任不实等情形较为多见。   “真实性的审核义务,必须由平台来承担,不容推卸。”朝阳法院望京法庭庭长王敏表示。针对水滴筹公司等平台企业,朝阳法院建议加大资源投入,健全审核机制;完善筹款发起人、求助人家庭财产公布标准、后续报销款处理方案及赠与撤回机制;完善水滴筹平台发起人、求助人医疗支出、社会救助、家庭财产信息填报栏目,切实履行严格形式审查义务。   针对网上个人求助的捐赠中,大多数捐赠金额都很低,捐赠人没有动力跟进资金的流向和使用情况,筹集款项的流向和使用很多也不公开、不透明。   在司法建议中,朝阳法院建议民政部指导推进平台自有资金与网络筹集资金分账管理,建立健全第三方托管机制和筹集资金公示制度;同时建议网上大病求助平台建立与医疗机构的联动机制,实现资金双向流转,强化款项监督使用。   同网上个人大病求助蓬勃发展相比,当前相关的法律规范尚处于空白,网络平台、发起人、筹款人、捐赠人的权利义务和责任承担均无明确规定,导致出现纠纷时无法可依。朝阳法院进一步建议民政部协调推进个人大病求助行为的立法,建立健全部门规章,促进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有序开展;引导个人大病求助平台集体加入自律公约,建立自律组织,规范流程、完善管理。

报告:2018年美国803名未系安全带后座乘客死于车祸

报告:2018年美国803名未系安全带后座乘客死于车祸
&nbsp中新网11月19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当地时间18日,美国州长公路安全协会在一份报告中说,2018年,全美有803名未扣安全带的后座乘客死于车祸,而各州在推动民众扣安全带方面并未取得足够进展。 &nbsp据美联社报道,该协会说,倘若这803人扣好安全带,其中超过400人可幸免于难。 &nbsp该协会在2015年发表了一份报告,引起大众对使用后座安全带的关注,但自此,只有两个州新制定了后座安全带法律。 &nbsp报道称,美国州长公路安全协会代表各州的高速公路安全局,称仍有20个州没有立法规定使用后座安全带,而在已立法的30个州当中,有11个并未把违反这项规定视为严重罪行,这也就是说,即使后座乘客不扣安全带,警察也不能把汽车截停。 &nbsp该协会指出,尽管死于车祸的后座乘客人数从2013年的883人,下降至2018年的803人,但后座安全带的使用率从2013年的78%,下降至2018年的76%。 &nbsp联邦政府现正就一项法律征求公众意见,当中规定,汽车制造商应在后座乘客不扣安全带时发出警报进行提示,而征询期到2019年11月26日为止。 &nbsp该协会建议各州制定法律,准许警察在后排乘客不扣安全带时,进行汽车拦检,宣传在每个座位上扣上安全带的好处,以及敦促汽车制造商在车辆的后座安装提醒器。

爱泼斯坦案失职狱警将面临刑事指控 联邦监狱漏洞多?

爱泼斯坦案失职狱警将面临刑事指控 联邦监狱漏洞多?
&nbsp中新网11月19日电 据外媒19日报道,两名知情人士告诉美联社,两名负责看守涉嫌性侵案件的富豪爱泼斯坦的狱警,将于本周因伪造监狱记录而面临刑事指控。 &nbsp资料图:爱泼斯坦。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nbsp据报道,联邦指控最早可能在19日提出,这是与爱泼斯坦去世有关的第一项指控。8月10日,狱警发现66岁的爱泼斯坦在牢房中死亡。 &nbsp报道称,爱泼斯坦死后,有人发现他曾被狱警转移出防止其自杀的特殊牢房,并且狱警未按照每半小时查房一次的要求对其进行监视,并伪造了巡视记录。 &nbsp报道指出,指控将由曼哈顿的联邦检察官提起,他们正在调查爱泼斯坦8月10日的死亡案件。知情人士坚持匿名,因为他们无权公开讨论此案。 &nbsp此前,纽约市医学检查官裁定爱泼斯坦的死是自杀,但这并没有阻止“谋杀论”的传播。爱泼斯坦的家人聘请了一名法医病理学家来监督尸体解剖过程,这位专家表示,当局可以通过提高工作透明度,使事情变得简单。 &nbsp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检察长,仍在调查有关爱泼斯坦之死的情况。 &nbsp11月,联邦监狱局新局长凯瑟琳・霍克・索耶(Kathleen Hawk Sawyer)曾表示,对监狱工作进行审查后发现,一些工作人员未能按时执行其巡视工作,但却瞒报了记录。

兄妹三人患罕见遗传病 血液因脂肪问题而呈现奶白色

兄妹三人患罕见遗传病 血液因脂肪问题而呈现奶白色
&nbsp美媒称,根据一份不寻常病例的最新报告,一种罕见的遗传病导致兄妹三人的血液因脂肪问题而呈现奶白色。 &nbsp据美国趣味科学网站11月18日报道,这三人包括一对异卵双胞胎(一男一女)和一位兄长。三人的父母是来自宾夕法尼亚州一个荷兰家庭的堂(表)兄妹。三兄妹在十几岁到二十岁出头的时候都出现了奇怪的症状,包括腹部疼痛。他们都被诊断出高甘油三酯血症。这种相当常见的疾病导致名为甘油三酯的脂肪分子积聚在血液中。 &nbsp据18日发表于美国《内科学纪事》月刊上的病例报告说,现已年过半百的兄妹三人前不久进行了基因检测,发现他们患有一种极其罕见的疾病,每百万人中仅一人患有此病。 &nbsp报道称,对于这种名为家族性乳糜微粒血症综合征(FCS)的罕见病的患者,每分升血液中甘油三酯的含量可达1000毫克(即1000mg/dL)。作为对比,据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说,这种脂肪在血液中的正常含量应低于150mg/dL,而500mg/dL就将被视为“非常高”。 &nbsp报道称,在FCS患者中,血脂水平是如此之高,以至于正常情况下深红色的血液变成了牛奶的颜色。(FCS不是唯一能导致血液呈奶白色的疾病;这种症状也可能出现在重度高甘油三酯血症患者中。) &nbsp这兄妹三人一直在为控制甘油三酯水平而努力,并且经常患有胰腺炎――这种严重的疾病会导致腹痛、发烧和呕吐。在医院检测时,这对双胞胎中的男性甘油三酯水平高达5000mg/dL,二人兄长的甘油三酯水平最高可达6000mg/dL。双胞胎中的女性甘油三酯水平为三人最高,最大值为7200mg/dL。 &nbsp兄妹三人希望他们的医生能够帮助他们减轻症状。 《美国家庭医学委员会杂志》称,为确认兄妹三人的诊断结果,医生检查了他们父母的基因。血液中甘油三酯积聚通常是因为多个基因运转失常或者患有其他相关疾病,如糖尿病或高血压。但是,当医生调查了兄妹三人的基因代码之后,他们发现只有一个对分解人体甘油三酯至关重要的基因发生了变异。 &nbsp病例报告指出,他们都携带了双份变异的脂蛋白脂酶基因,也就是说他们的父母都向他们传递了这种变异的遗传代码。医生要求他们采用限制脂肪摄入的饮食方案,这成功地稳定了他们的甘油三酯水平并减轻了胰腺炎的发作。(编译/卿松竹)

3000元压岁钱被爸爸挪用,13岁男孩愤怒上诉,法院:连本带利还

3000元压岁钱被爸爸挪用,13岁男孩愤怒上诉,法院:连本带利还
&nbsp各位家长们,您是怎样处理孩子的压岁钱呢,是交给他们自己保管,还是替他们做主,现在我要告诉您了,这孩子的压岁钱可真不是您想动就能动的了! &nbsp广州苏姓男孩13岁,7岁时父母离婚,小苏由父亲抚养。当时小苏把自己收到的3000多元压岁钱交给了父亲保管,后来小苏的抚养权发生变更之后,他发现父亲擅自将自己的压岁钱及利息共计3045元取出,于是小苏一纸诉状将父亲告上了法院。 &nbsp法官:“孩子在法庭上显得比较成熟,他能自己表达他的意愿,要求父亲返还这3000块钱的压岁钱。” &nbsp受理案件法院认为,原告小苏名下的银行存款虽是被告苏某为其存入,但小苏对该存款仍享有所有权,苏某无权擅自处理小苏名下的存款,苏某将小苏名下的存款取出,侵犯了小苏的权利,故判决被告苏某返还小苏本金及利息共计3045元。 &nbsp法官:“已经存入小孩的银行账户,所以我们认为是属于亲属对小孩的一个赠与,对于孩子的财务,那么监护人你只能是管理、引导孩子消费,另外你不能损害未成年人的财产权利。” &nbsp对此网友们议论纷纷,有人认为你收到压岁钱的同时,你的父母也给别人压岁钱了,属于等价交换,本质上花的还是父母的钱,所以有就不存在父母花不花你的钱了,但是也有人认为,这个父亲都离婚了,连孩子都不带了还想拿孩子的压岁钱,等以后还,长大了3000块钱都不值钱了! &nbsp在此,笔者想说,一个有正确的金钱观和理财观,并且能够善于管理自己财产的人,他未来的生活肯定不会太差。所以,别再将孩子的压岁钱全部收公,也别让孩子任意挥霍他的存款,要知道,你对孩子压岁钱的管理方式,很可能决定他今后的理财格局。

重庆“黑老大“当庭指认:检察官是我保护伞!扫黑办:查

重庆“黑老大“当庭指认:检察官是我保护伞!扫黑办:查
11月18日,有媒体报道称,重庆大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尹光德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案。在当天的法庭调查环节出现戏剧性一幕:“黑老大”尹光德当庭指认主诉检察官唐浩是他的保护伞,申请唐浩回避。 重庆市委政法委微信公号“重庆政法”19日下午发消息称,据重庆市扫黑办相关负责人介绍,针对“重庆市大足区一涉黑案件被告人当庭指认主诉检察官为‘保护伞’”的情况,重庆市扫黑办已成立联合调查组,依法依纪开展调查工作,相关调查情况将适时向社会公布。记者已向重庆市扫黑办证实了相关消息。(央视记者 牟亮) 责编:朱箫

51岁大连银保监局局长王胜邦升任辽宁银保监局局长

51岁大连银保监局局长王胜邦升任辽宁银保监局局长
&nbsp原标题: 51岁大连银保监局局长王胜邦升任辽宁银保监局局长 &nbsp多地银保监局一把手正密集调整。 &nbsp刚刚卸任大连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的王胜邦,已转任辽宁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辽宁银保监局网站已更新了这一人事信息。 &nbsp王胜邦今年51岁,安徽凤阳人,研究生学历,经济学博士学位。2012年7月以来先后任中国银监会国际部(港澳台事务办公室)副主任,中国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副局长,中国银保监会法规部副主任,大连银保监局筹备组组长,大连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2019年10月任辽宁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 &nbsp在银保监会任职期间,王胜邦曾先后主持起草了《中国银行业实施新资本协议指导意见》、《中国银行业实施新监管标准指导意见》等系列规章。 &nbsp原辽宁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文振新出生于1963年1月,早年任职于中国人民银行韶关分行,此后又分别任韶关银监分局局长、党委书记,惠州银监分局局长、党委书记。2007年2月以来,先后任广东银监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原银监会监察局纪委办公室主任(挂职),内蒙古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辽宁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2018年11月,出任辽宁银保监局筹备组组长,后任辽宁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 &nbsp近段时间以来,福建、深圳、内蒙古、大连等多地银保监局一把手发生了变更。

首个寒潮来袭,医院急诊室忙翻了 呼吸道感染患者明显增加

首个寒潮来袭,医院急诊室忙翻了 呼吸道感染患者明显增加
原标题: 首个寒潮来袭,医院急诊室忙翻了 摄影 贡俊祺   据《劳动报》报道,啊嚏!”一声震天响的喷嚏声仿佛将座椅震了起来。候诊大厅等待就诊的杨梅擦了擦鼻子,将口罩戴好。上周日还是阳光明媚的大晴天,周一就迎来了风雨交加的寒潮。一不留神,先是嗓子有些干痒,紧接着鼻子开始不舒服,到了下午开始头晕,杨梅意识到自己可能感冒了。   11月17日,崇明、奉贤、金山、青浦四个区发布寒潮蓝色预警信号,冬天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像杨梅这样因为温差较大感染呼吸道疾病的患者不在少数。据沪上一些三甲医院反映,因气候变化,近日门急诊病人有明显增加。   周末叠加寒潮   “双响炮”炸翻急诊室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在急诊室候诊区域,不少患者正在等候就诊。既有身强体健的青年人,也有白发苍苍的高龄患者,其中不少戴着口罩,喷嚏声、咳嗽声此起彼伏。而在输液区内,更是人满为患,一座难求。护士刚为一名患者打上点滴,转身又为另一名患者换了药水,忙得手脚根本停不下来。   “抽完血后送那边化验。”急诊部主任陈明泉教授正在叮嘱一个就诊者,这两天可把他忙坏了。“周末加上寒潮,双响炮一炸,送急诊的患者数量马上增加了。”陈明泉告诉记者,自上周日晚间起,急诊室患者数量有所增多。“平时凌晨两三点基本上没有患者了,这两天真的是24小时连轴转。”   而在华山医院呼吸科门诊里,10间诊室内医生们也正忙得不可开交。华山医院呼吸科王桂芳副教授刚刚为71岁的朱老伯看完诊。“像朱老伯这样的患者,因为肺功能较弱,一遇到降温,很容易病情加重,进而发烧发热。”   陈明泉透露,平时急诊内科门诊量每天有260-300人,而这两天诊间、留院观察、输液病人数创了新高。“医生压力也更大了。”   为此,华山医院启动了应急响应,迅速调配医生缓解急诊压力。“急诊科日常帮班医生有十来人,这两天医生数量已经翻番。每天工作时间也相应增加,由8小时延长到了10小时。”他还告诉记者,科室里的女医生,有的刚生下二宝,她们牺牲陪伴家人的时间,只为能有更多的患者获得及时救治。   流感和老年患者增多   专家建议注射疫苗   “这段时间寒潮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呼吸道感染、发烧的患者比较多。”陈明泉说。除了呼吸道感染病人,这两天有基础疾病的高龄患者送急诊的病例也不少。“这些患者本身肺功能不好,再加上天气一冷,各种不利因素累积,导致送急诊的数量增加。”   气温忽高忽低,如何做好准备?不妨听听医生们给出的建议。   陈明泉教授指出,寒潮来袭,很容易感染上流感。建议充分保证睡眠时间,劳逸结合,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尽量减少去人群密集的地方;家里要保持通风,可以早起后开窗15-20分钟;平时出行注意保暖,如果出现身体不适的情况,及时到医院就诊。   王桂芳副教授则建议,对于普通人群,一定要注意降温后加衣服。对于抵抗力较弱人群,特别是慢阻肺、哮喘病患者,切忌因为病情有所好转而放弃用药、治疗,防止降温后加重病情,引发发烧、肺炎。   “冬天到来,可以提前做好疫苗注射,如肺炎疫苗、流感疫苗。大家对于疾病预防的观念还较弱。事实上,打疫苗,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尤其对于慢阻肺高龄患者,一次感冒、一次肺炎,会严重损害其肺功能,甚至威胁到生命。”王桂芳强调。

港理大外19暴徒被捕后提堂:14人系学生 多人有攻击性武器

港理大外19暴徒被捕后提堂:14人系学生 多人有攻击性武器
香港警方18日在理大附近拘捕多名暴力示威者。(图源:橙新闻) 海外网11月19日电 连日来,一批乱港暴徒占领香港理工大学,采取暴动、纵火等极端暴力行为,并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暴徒18日发起数次暴力“突围”失败,多人被捕,其中涉事被捕14男5女被控暴动等罪,案件今(19)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提讯。 据香港“橙新闻”19日消息,被捕14男5女被控暴动等罪,其中14人均为学生,年龄介于16至29岁。该案件被告依次为陈浩渔(17岁)、卢可文(21岁)、禤晓诺(18岁)、邝小凡(20岁)、黄雅颖(16岁)、李沛珊(22岁)、柯仁龙(18岁)、陈俊荣(29岁)、温皓忠(26岁)、谭俊辉(18岁)、谢兆龙(19岁)、吴日轩(18岁)、黄文浩(22岁)、马健文(17岁)、梁锡俊( 22岁)、陆伟恒(20岁)、郑梓颢(16岁)、林浩阳(25岁)和李家梁(18岁)。 他们均被控一项暴动罪,控罪指他们于2019年11月18日,在九龙漆咸道南与畅运道交界,与其他不知名人士一起参与暴动。其中被告黄雅颖被控管有攻击性武器或适合作非法用途工具,即一支喷漆、一把螺丝批、一樽火水和一盒火柴,另被控一项未有出示身份证罪。另一被告温皓忠被控管有攻击性武器或适合作非法用途工具,即剪刀、鎅刀、钳、五卷铁线、一袋索带及麻绳,另被控有意图而导致他人身体受到严重伤害,指他在同时同地意图使警员身体受严重伤害。 连日来,一批乱港暴徒占领香港理工大学,并采取暴动、纵火等极端暴力行为,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暴徒18日发起数次暴力“突围”,试图逃离校园,但未能冲破警方防线。最终多人被捕,还有不少暴徒排队自首。截至19日早,已有约600人离开理大校园,约200名为18岁以下未成年人,后者都是相对平静、安全地自首,不少人是由校长或他人陪同离开,警方并未即场拘捕。至于18岁以上人士,无论他们是自首或以某种方式、包括使用暴力离开,都被警方当场拘捕,约有400人。 就暴徒占领大学校园一事,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19日表示,几间大学成为重灾区,遭受破坏的程度令人惨不忍睹,相信日后修复需要很长时间。林郑月娥呼吁和平解决香港理工大学事件,希望留在校园的人士放下武器有序走出来,按照警方指示即可和平处理。林郑月娥同时强调,和平解决此事的前提是,藏匿在大学里的暴徒不要采取暴力。如果他们继续采取非常致命的攻击,就难以达到和平解决的目标。 香港警方18日亦在记者会上表示,警方已“相当克制,也希望和平解决此事”,并警告暴徒不要继续尝试挑衅警方,否则警方一定会使用相应的最低武力将其制服。(海外网 侯兴川)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浏览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侯兴川、姚凯红

广西侦破的首起“套路贷”案最后一名在逃犯落网

广西侦破的首起“套路贷”案最后一名在逃犯落网
&nbsp广西新闻网百色11月18日讯(通讯员 李敏)“报告!老鼠已落网,老鼠已落网!”随着百色市公安局右江分局扫黑除恶专案小组从云南省传来捷报,广西侦破的首起“套路贷”案最后一名在逃犯徐某在云南落网,自此,“套路贷”案件宣告全面告破。 &nbsp2018年2月,右江警方打掉百色首个“套路贷”团伙,同时,这起案件也是广西侦破的首起“套路贷”案,期间成功将大部分涉案的犯罪嫌疑人抓获,刑事拘留17人,逮捕11人,破获案件6起。而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徐某(男,33岁,西林人)逃之夭夭。 &nbsp虽然时隔一年多,但是民警从未放弃过追捕徐某的决心,随着今年11月4日全国扫黑除恶百日追逃行动部署以来,右江公安迅速打响了百日追逃行动攻坚战。 &nbsp专案组民警广泛发动群众举报身边的涉黑涉恶违法犯罪线索,并不断对案件进行再分析、再研判,而徐某非常狡猾,为了躲避追捕,不但隐姓埋名还跟民警玩起了“躲猫猫”。 &nbsp通过大数据的分析,民警锁定徐某近期的活动范围位于云南省普洱市一个边远县城的小镇上。为防徐某更换落脚点,专案小组连夜赶往千里之外的小镇,并于2019年11月13日晚,在该小镇的某工地里将徐某抓获,徐某被抓时,其工友都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只觉得他平时深居简出,没想到竟是负案在逃的嫌疑人。 &nbsp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胆敢触碰法律者,必将受到法律的惩处,不论逃往何处,虽远必抓!